颜回

叔圈激萌o(≧v≦)o!!
我爱大叔啊啊啊啊啊!!⁄(⁄ ⁄ ⁄ω⁄ ⁄ ⁄)⁄
叔受赛高(///▽///)!!

棋(弈辛)

被屏蔽了……重发……

占tag致歉

兄(弈辛)

占tag致歉,宁弈X辛子砚
谢谢看过此文的朋友们

吹爆赵立新老师!!
子砚小阔爱激萌啊啊啊啊啊o(≧v≦)o
ooc我的

——————
「楚王殿下……您当真要这么做?」

「辛院首,莫不是在担心本王?」宁弈挑眉道,用戏谑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坐在对面的辛子砚,「或者,子砚不想我坐上太子之位?」

「殿下这说的是什么话,您是六皇子,陛下也是有意要扳倒如今的太子及其舅父常氏,这样划算的买卖,臣怎么会有非分之想!」辛子砚听闻六皇子口出此言,略有些吃惊,已及,愤怒。「还有一点,辛某比殿下年长,您不以兄称在下?」

可宁弈毕竟是要当太子的皇子啊,难不成我这拳头还能挥过去让这混小子别再任性了不成?不不不,这可是要掉脑袋的。辛子砚想着。心好累……摊上这么个活祖宗,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哎……

宁弈倒不觉得有何不妥。「子砚啊,是你口口声声说要辅佐我坐上那位置,我可毫无要当太子之意啊。」
非分之想?你辛子砚没有,我宁弈有或无可就没那么好说了……

「哎呀罢了罢了,懒得和你絮叨这些有的没的。殿下您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当辛某未曾与你说起过!」辛子砚转过身去,把玩着桌上的黑子,不再理会宁奕这个六皇子。
(ps:哼,子砚宝宝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宁弈见着对面这个年纪不小了的少保,忍不住偷笑,子砚还是一点儿没变啊,这生气的模样,本王怎么就如此……心动呢……然又好似一切都变了,你辛少保有了大花,而我,竟不得不娶那秋家小姐……想到这儿,宁弈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之意,握紧了拳头。

辛子砚用余光瞥见宁弈的一举一动,以为这将来要当太子之人经过自己的斥责,决心认真思量着日后该做的事,一瞬心情大好,掩饰不住喜悦之意偷偷笑出了声。

宁弈瞧见了,两抹红晕即刻染上脸颊。想要他——却又不得不克制自己……真是的,子砚比本王年长好几岁,竟不知收敛,不晓得自己有多诱人嘛。

约摸着时间,也到了该回府上的时辰。「殿下,那臣就先告辞了?」辛子砚眨巴着炯炯有神的双眼,微笑着作揖道,随后又小声嘀咕着说,「再不回去大花那儿该着急了……」

楚王耳朵好,这声音自是入了耳。这下倒好,戳中了楚王烦心的事儿了。宁弈立即惊坐而起,快步上前一把抓住辛子砚的手,将心上人拽入怀中,死死缠住。

「殿下??你怎么了??」辛子砚一脸懵比。

「不要走……不要……不要离开我……好吗……」宁奕略带哭腔的哭诉着,鼻息尽数喷在辛子砚的脖颈处,惹得子砚觉得痒痒。

「子砚当然不会离开殿下你了,楚王殿下,您先放开辛某好吗?」辛子砚像哄小孩子似的,微微抬起头,对上宁奕红肿的双眸,用另一只没被禁锢住的手轻轻拭去宁奕眼眶下欲流出的泪珠。这六皇子平日里并没有勤快练剑啊,怎么此刻力气如此之大……

宁奕神情款款的凝视着怀中的人,顶着略显麻木的脑袋,一鼓作气吻了下去。

子砚无力挣脱,只得紧闭双唇,不料宁奕用灵活的舌头伸进子砚的嘴里。子砚愈发变得无力,渐渐的脑子缺了氧,身子也尽数软了下去。

「哈……啊……」宁弈见子砚的脸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便恋恋不舍的将舌头抽了出来。可辛子砚却像未曾接过吻的雏儿般,竟不晓得换气。

「子砚你……不会是没有和夫人行过房?」宁奕差异道。

「……殿下您从哪儿学来这些东西的??子砚真的要生气了!」此刻子砚有些炸毛,「大花和臣……只是奉命联姻,且尚不熟识,何来行房一说?权当好友真心以待,您今日此番言行,真是让辛某吃惊!」

「子砚莫要生气嘛,本王会对你好的。」宁弈此刻摆着一副好似流氓地痞般的面孔,对着怀中人撒娇。

「你……殿下身为皇子,岂能如此胡闹!」

「子砚未曾拒绝本王,许是答应了!」

「臣比你年长!殿下怎能不以兄称在下!」

「子砚子砚子砚!你可真是个妙人啊!!」

「兄!!!!」炸毛辛┻━┻︵╰(‵□′)╯︵┻━┻

————————
Fin?


猜猜有没有后续?
一辛一奕!
这定不会是北极圈吧?
上回混的圈如今冷至冰点了(T ^ T)
给我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咳

闲话少说,看了电影全程被张总撩,
我勒个去鱼尾哥哥哦不,张总,
您撩头发也太帅了吧!!
啊还有还有,叼雪茄那儿,给我邻座的朋友疯狂安利鱼尾哥哥!
(我说的很小声应该没有打扰别人看电影吧😂)
总之总体很满意了,渤哥第一次执导很赞
期待你们的下一次合作啦!
还有啊叔叔什么时候能接个孙权的角色就凑齐了魏蜀吴啊啊啊😂
要不您们合作搞个大电影来个三国👌

记梗(all鹏)

下药,,吧,原剧中是下了迷药,可以改成,,下错药了,,吧?媚药啦chun药啦之类的,下药的人在看见王鹏晕倒之后还在他耳边暧昧地说着,
「化学博士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药翻吧?」
随之吕云鹏的脸愈变愈红,渐渐开始没了意识,任人摆布??

啊那就先记着,,吧
占tag致歉,写了就删🙈🙈
港真我我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捆绑啦禁锢啦再出逃啦之类的部分,,吧🙈👍👍🏻👍🏼

上一篇all鹏链接:http://zaijing641.lofter.com/post/1f8db075_ef0b1958

(第一次写all鹏)

ooc是我的,吴新河➡️吕云鹏,吴主席➡️吕云鹏,
海鹏 清水

吕云鹏没带着朱教授,孤身去了坎纳吴家,想见嫂子和侄女儿一面。抵达后在赌场里短信通知吴新河出来,吴新河有些发懵,但没过多久就回了信息过去「不见」。于是才有了吕云鹏闹赌场一事件。

「要么让我见我嫂子和侄女儿,要么让我见你叔叔。」

「见我叔叔?我们吴家有一大堆事情要办,我叔叔哪有时间见你。」吕云鹏,你究竟是真单纯还是假装不知道?有时候我真不想怀疑你是警方的卧底,因为你实在是,太蠢了,蠢到羊入虎口。

这时,那边儿的门开了。「吕先生,吴主席有请。」

吕云鹏看了吴新河一眼,转身走了进去。

吴新河手紧握成拳,重重的砸在一旁楼梯扶手上。吗的,他猜的果然没错,连他叔叔都对吕鹏有兴趣。这下怎么办,该怎么,把他抢回来——

吕云鹏走进里屋看到吴主席正在吃火锅。

「你说你有更好的方法,说说看。」吴主席看着吕云鹏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眼神有些微妙。

「我可以帮你弄到蓝冰,我也知道蓝冰在你的计划里只是一小部分,你要弄倒楚门,这一点我和你是一样的,而我之所以来找你,是因为我相信你。」吕云鹏有些紧张了,开始说着略显不着边际的话,声音有些颤抖,可即便是这样,他仍尽力尝试着放平心态,盯着吴主席的双眸,不敢眨眼。

吴主席起先愣了愣神,这个王鹏果真和别的人不大一样,有些,令人着迷??

「吕先生刚才说的这计划,只能在我们彼此信任的前提下,才能进行。吕先生你,信我吗?」吴主席带着略显戏谑的眼神盯着吕云鹏,有意思。

「我如果不信你,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

「好,」吴主席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门外有人拖着盘子进来,将盘子放在了吕云鹏面前,盘中只有一颗药,一颗胶囊,「你若相信我,把它吃下去。」

吕云鹏犹豫了一下,也来不及多想,便吞了下去,结果很快就感到了眩晕。

「你一个中国警察,还敢让我相信你?」吴主席见他眼神有些涣散,便想再诈他,可吕云鹏避而不谈,和他强调「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要把楚天南送进监狱,不管是吴家还是警察,只要能帮我报仇,跟谁合作都可以!」

说完这些,吕云鹏便晕了古七。

吴主席看着地上的人儿,放下筷子,俯下身子将吕云鹏捞起,打横抱起,走向更里间的卧室。

掀开覆在其身上的所有衣物,吴主席吻上了身下人的喉结,随后再是胸前的两颗红缨,再是腹肌。刚欲解其腰间皮带,便被下人的敲门声打断了。

「啧,什么事儿。」吗的,坏老子好事儿。

「主席,有急事儿需要您处理,对方再过五分钟就到。」

吴主席便穿上了西装,一并给身下的人也穿好了衣服,且再次抱起他,向门口走去。

出了主席的套房,吴主席将怀中的人递给门旁的一下属,吩咐道:「带回去,安置好,让他见她们一面,别让他跑了,我找他还有事。」

吴新河算是听出来了,他叔不打算轻易放吕云鹏离开,又或者……吴新河不敢再做无端猜忌,难道……不,应该不会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待吴主席带人离开后,便跟着方才抱着吕云鹏的那人,移步至另一个包间。

「等等,」吴新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们都先退出去。」

「可是……」

「出去。」

「是……」所有下属都退出门,候在门外。

吴新河进了包间,盯着吕云鹏看了一会儿,意识到吴叔的人在门外看着他们,便给自己人使了个眼色,门被关上了。吴新河顺势锁上门,坐在吕云鹏身边。

吕云鹏刚稍微清醒时发现,自己身处别处,全身还仍似没劲儿似的,无法动弹。吴新河见身边的人药劲儿刚退了一些,便站起身单膝跪在吕云鹏身侧,一手撑在沙发靠背上,一手轻轻挑起吕云鹏的下颚,逼眼前的人直视着自己。

吕云鹏有些发懵,看着眼前的人像逐渐变得清晰,突然发现吴新河啃上了自己的双唇,敲开了那伶牙俐齿的人诱人的红唇,吕云鹏不禁感叹这人吻技竟如此之好,正这样想着,药劲儿全部散尽,这才发现他被手铐锁在了沙发上。

「唔……啊呜………」好似来了个法式舌吻,吴新河见身下人憋的快喘不过气来,这才松开了他。两人唇舌分离之际牵出一条银色的细丝。

「咳咳……哈……………」吕云鹏觉得自己脑子有些缺氧。这……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儿??刚被下完药就??啧,真够倒霉的。

「既然你醒了,那就带你去见她们一面。」吴新河仍没有离开身下那人的打算,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凑到吕云鹏耳边说着。

「痒……你能从我身上下去么……」这人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和男人接吻?真好笑。

但吴新河发现吕云鹏的脸明显红了,便勾起了嘴角,似得逞的小屁孩儿一般,满足的离开了沙发,站起身,理了理西装。

「既然如此,那你该帮我解开了吧?」吕云鹏略显埋怨的转头看着束缚了自己双手的手铐。

「那是自然。」吴新河再次俯下身子,贴近吕云鹏的耳朵悄声说道,「我还没玩够吧,怎么办呢,吕先生?」且解开了手铐。

「你……」吕云鹏刚欲挥拳打将过去,双手又再次被吴新河铐在了一起。

「只能看一眼。」吴新河便带着吕云鹏来到了隔壁包间。


吴新河想着刚才那人的唇触感,不禁又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反正有的是时间,还怕吃不到吗。

可是他好像忘了,吴主席还没让吕云鹏离开,吴新河就擅作主张的让他回了楚门。

返回的路上,吕云鹏遇见了魏海。魏海开着车追着他,摇下车窗和他打了招呼,随后停在了他前面,提了个袋子下车,又上了吕云鹏的车。

「给你的茶叶,不然回去不好交代。」魏海颇为关切的盯着吕云鹏,很憔悴。吕云鹏看了他一眼,莫名的委屈全然涌上心头。忍不住哭出声来。

「嫂子和我侄女儿还在吴家,我嫂子竟然和我说救救梦瑶……」呜咽,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魏海心疼了会儿,强装镇定地抽搐餐巾纸上手提他擦拭泪水,又挪了挪,一把抱住吕云鹏,「别担心,她们一定会没事的,但是你有也要保护好自己,别忘了,你也是我们的保护对象,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

吕云鹏在魏海怀中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刚想离开他的怀抱,又被魏海一把拉住,按倒在驾驶座靠背上。

吕云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双手就被魏海擒住举过头顶,双唇又被霸道且温柔的撬开,魏海的舌头伸了进去。

「哈唔………呼嗯………」

「没事了……有我保护你……」


end
———————————————

第一次写鹏叔中心向,乱码的,逻辑不透emmmm欢迎捉虫!
小号关注了好多写北极圈的太太🙈太太们写的真好!!
欢迎吃食,eat happily?

咳咳,
轻喷谢谢🙏镇魂女神们
这个暑假很满足
老师们未来可期

先生,选我可好(架空all超)

ooc原创
很早以前写的,故文笔渣。


2
邓超抵至南阳府,府门外早已有人候着。

「邓超先生?请您速来,都督早已等候多时了。」那人牵过邓超手中的缰绳,二人向中央走去。

「超哥!」一身着银边战盔之人喊道,眼神里尽是欣喜之色。

「赫赫!」邓超也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吧?」陈赫担忧地问。

「托你的福,再说我那么厉害,能有什么麻烦。」二人相视对笑。

陈赫领着邓超进了屋。「想必你也听说了,咱这儿最近闹的不太平。」

「嗯,略有耳闻。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听上头说,各大势力都在招兵买马,为了力争宗派新盟主之位。」

邓超沉默了一会儿,「依我看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微皱了下眉,「话说上回刘总督让你找的秘籍,找到了吗?」

「秘籍??是啥??」赤赤懵逼脸。

邓超见状,轻叹了口气,「鬼椿,鬼族遗失在京城的。」

「啊,是那个啊……」

「找着了?」

「没……」赤赤低下了头……

「……」邓超觉得有些无奈,从衣领里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石头,那是奇石,但外表上看起来同普通的黑色石子无异。随后双手合十,运功,只见一团白气从他指尖引出,汇聚进那黑石中,过了10秒,黑石发出了金色的光。「在北关府。」

「这……这怕是件难事儿……」陈赫叹了口气,「你有所不知,我与北关府那厮早就有过节,如今也不好扯下脸皮同他和好……」

「这样啊……你别担心,我去拿回来。」

「你去?超儿……他那儿可不安全,再说了……」我是怕那臭豹子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腹诽ing)

「怎么,你不信你哥哥我?安啦,早上他还邀请我去他府上吃酒呢,我尽快回来。」说完之后没等赤赤反应过来,便踏出了房门,徒步走去北关府了。

「他和那厮见过面了……那厮邀请超儿去做客……哎呀我去,那厮不会真看上我家超了吧??」



3.
北关府。

「邓超!!兄台你真来赴约了!」想不到这小美人儿真来了,且还没带侍卫同来,这么久方便我下手了。郑恺想到。

「郑都督不必如此惊讶,你早先邀我来吃酒聊天,怎么,现在反悔了?」

「不不不,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接下来我要怎么留住你呢~美人儿~「邓超,你也别太见外,叫我郑恺就好。」

邓超默默用黑石感应“鬼椿”的所在,找到了,在书房,羊皮纸包裹的秘籍。便问道:「郑恺,你府上是不是有一卷羊皮质抱着的藏书?我特来借阅。」

「你指的是“鬼椿”吧?」郑恺回头盯着邓超的眼睛道,「我当然有,既然如此,请先生与我同来。」

邓超有些懵逼,这都督这么好说话?罢了,倒也见怪不怪,便跟着他进了书房。

「那“鬼椿”就藏在这屋里,先生自己找找吧。我先出去了。」说罢便夺门而出,郑恺在踏出房门之前又看了邓超一眼,邪笑着想,这个人绝非常人。

「找到了。」10秒后,邓超拿着羊皮纸包着的鬼椿踏出房门。屋外没有人。有些奇怪。以为是郑恺有事要办先走了,便朝大门走去,谁知刚走到门前便有一道闪电拦住了他的去路。邓超抬眼看到此时郑恺站在屋顶上。

「郑恺,你这是何意。」邓超也猜到了半分,但这人绝不是坏人。

「先生既然来了,就别走了。」郑恺邪笑道。

「你设了结界?」

「不错。先生和我等都是同道中人,我也不好隐瞒,只是郑某青睐先生的能力,特来阻止先生离开。」

「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邓超手中汇聚了两团白气,朝那闪电扔去,顿时发出了金色的光。随后郑恺从屋顶飞下,朝邓超甩出一条绳子。刚想用法力将他束缚住,却被一团白气打断了,无奈郑恺只得又闪身到邓超身后,想要将其打昏。此时邓超用白气避开,看见天边有红色的光,思索一番,用黑石探知后,又迅速逼近郑恺,按住他的头,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那红光是十颗火球,从东边树林朝着京城的方向射过来的。是鬼族的阴谋。邓超想到后用奇石一查探,果然。而让火球不殃及百姓的方法,便是借郑恺的结界使火球在京城上空原地爆炸。至于为何鬼族要设下如此阴谋,那都是后话了。


———————
TBC

哉哉文笔不好,如果哪里看不懂,请亲们提出疑问。
目前我自己的手写本里也就只更到这里,之后的故事情节我觉得应该不会太虐,小虐一定有,甜文可能也会有,倘若以后还有灵感,本哉就不废话直接将重点了,剧情什么的肯定多少会有一些。超儿的能力大多是自身就有的,但是如果黑石不再他身边,他就很容易被打败。他的师父告诉他,一定要时刻警惕黑石的情况,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抢走。
后期黑石一定会被人抢走,那段时间超儿虽然自己本就有法力,但很多能力(譬如探知周围是否有敌人,寻找秘籍等)都会受到限制。

现在留给我的困惑就是反派人物应该有谁,以及超儿的众攻君应该有谁……






先生,选我可好

这里哉哉(///▽///)没错这是我的小号,大号岗岗就不再更all超了,近段时间又想拿家伙了,于是这篇文文就在这里更新了,请不要对这篇抱有太大期望www但本哉会努力把它写好der

佚时白:

1.私设,古风,all超

“先生……”魔窟中,一身着黑袍之人喃喃道。

银仙村中——“…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吧。”一排排草席和桌案前,立着一位年轻俊朗的青年,身着一袭青黛色长衫,束发挺身。送走最后一位书童后,他关上了庐门。刚欲转身进里屋,却被一旁的树枝挂住了衣襟。无奈,只得用手轻轻拨开,又一不小心被刺划破了白皙的玉手。“今非吉日…”从衣袖中取出一块手帕,抹去那一丝红渍。公欲转身将手帕放回袖中,却不料一阵风猛地吹过,手帕随风摇曳,离开了他的草庐。“今天这是中邪了吗,我平日里也没得罪什么‘人’啊…”然心中竟不想多虑,徐步走入中庭。

那手帕好似有了灵气,随风飘过了八百余里地,最后飘入了一间灯光幽暗的石屋之中。屋里那人伸手去来那匹绢布,将沾有少量血渍的部位置于鼻前一嗅,“找到你了……”随后又将那手帕丢出窗外。那绢布仿佛着了魔,向丛林深处飞去……

---------------------------------------------
“邓超先生,有您的信!”
“给我的?”
“署名是赤赤!”
“……那个字念赫……”
“……”送信人陪笑离开,他拆开信封,里边儿写道:“超兄,时至今日已有半年未见,贤弟我对你甚是想念。我于京城南阳府现任一小都督,请你速来京助我一臂之力…”

“南阳府…京城吗…”邓超口中喃喃道。
辞别乡人,闭锁庐门,托邻里照看屋前屋后那两株树苗,向养马人家借了一匹白鬃马,便策马上路了。

京城

天才刚亮,邓超到时晨雾已散,街道上来来往往挤满了闲人。无奈只得翻身下马,,手牵着绳,查看铭牌。终于随着拥挤的人群来到了一处较为空旷之地,抬头一看,却是[关北府]。“什么人?”邓超转身望去,只见一身着亮黑盔袍,腰间佩两柄长剑之人。

“在下初到贵宝地,应人之邀,急须前往南阳府。不知可否请大人为我指明方向?”

“哦?”那人打量了他一会儿又道,“看你这身打扮,怕只是为教书先生吧?孤身一人前往那府邸,不怕途中遇到麻烦吗?”

邓超莞尔一笑道:“天下尚且还算太平,何来麻烦?人心所向莫不过一个欲字,不欲者,心自清。清者所向,万事皆安,天下大顺。”

“先生不愧为先生,颇有文书气概。既然你来我京城,那便是我郑恺的客人。不知先生可否进我北关府一坐?”

“在下还要前往南阳府应邀,如若有缘,定会再见。”

“也好,先生怎么称呼?”

“邓超。”

“笔直走进前面街坊拐角在沿着小道走出后向左在向右再向左便能找到南阳府了。(woc我在写什么)”

“多谢兄台,咱有缘再会!”挥一挥白袍衣袖,于郑恺眼中,竟好似一位妙龄女子,于画中活灵活现。邓超已牵着马走远了,然郑恺仍伫于原地,宛若痴郎,呆呆地望着ta渐行渐远。

“呵,陈赫啊陈赫,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找的救兵倒真有几分‘姿色’啊…只可惜,他口中的太平天下,怕是早就不存在了吧…”郑恺勾起唇角,转身朝府内走去,”那叫邓超的先生,到真有点儿意思…”